天水之間

我跟你是天生注定得走在一起的,我很高兴。

他们一定有过不同点,
水和火,一定有过天大的差异,
一定曾互相偷取并且赠与情欲,
攻击彼此的差异。
紧紧搂着,他们窃取、征收对方如此之久,
终至怀里拥着的只剩空气——
在闪电离去后,透明清澄。

某一天,问题尚未提出便已有了答案。
某一夜,他们透过沉默的本质,
在黑暗中,猜测彼此的眼神。

性别模糊,神秘感消失,差异交汇成雷同,
一如所有的颜色都褪成了白色。

这两个人谁被复制,谁消失了?
谁用两种笑容微笑?
谁的声音替两个声音发言。
谁替两个头点头同意?
谁的手势把茶匙举向两个人的唇边?
谁是剥皮者,谁被剥了皮?
谁依然活着,谁已然逝去,
纠结于谁的掌纹中?

渐渐的,凝望有了孪生兄弟,
熟稔是最好的母亲——
不偏袒任何一个孩子,
几乎分不清谁是谁。

评论